首页 CSH新闻 CSH简介 2017教学历 教师介绍 课程安排 看我成长 教学成果 师生作品 CCTV-4节目
师 生 作 品
开国将军的奥运传奇           丁成
    将军出生于辛亥革命后几年的天津,家境并不富裕,应属于城市贫民。但读书颇为刻苦,终以优 异成绩考入闻名遐迩的南开学校。由于家贫,住不起校,便坚持每日凌晨5时出发,自位于海河以 西的三义庄跑步20余公里,到位于海河以东的南开学校上课,每天到校已是通身汗水淋漓。下午 放学后,依然故我,到家时赶紧把这唯一的一身校服洗净晾晒,有时阴雨,次日凌晨衣服还未干, 就只穿着湿衣服去上课,上学不穿校服是要受责罚的。南开学校校训极严极细,就连周恩来总理 后来也曾多次提起,当年在此求学时严守校训的事。        也许是源于长期坚持锻炼的结果,少年的他便拥有了良好的耐力和一副灵活敏捷的身躯。恰巧, 当时正在南开学校兼任篮球教练的“中国篮球之父”董守义先生,注意到了这个“每天浑身湿漉漉”的 学生,在经过严格的测试后,决定吸收他进入了南开篮球队,也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“南开五虎”队。 这支队伍开创了中国篮球史上的“五虎时代”,曾三次参加远东运动会并获佳绩,一度横扫亚洲篮坛, 在旧中国的七次全国运动会上,这支队伍蝉联六次全国冠军,成为旧中国男篮的“梦之队”!         少年命运的改变,不仅仅是董先生慧眼识才的结果,其实,南开学校的奥运情缘久矣!早在晚清 的1908年,南开学校的操场上就曾率先放映了当时伦敦第4届奥运会盛况的幻灯片。中国青年学生, 第一次有了“奥运会”的概念,于是,学生们群情激奋,给当时的《天津青年》杂志投稿,提出了中国 奥运史上著名的“奥运三问”——“一,中国,什么时候能够派运动员去参加奥运会?”“二,我们的运动 员什么时候能够得到一块奥运金牌?”“三,我们的国家什么时候能够举办奥运会?”        1936年8月1日至16日,第11届奥运会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。虽然历史上对这届奥运会评价不高, 但当时的民国政府派出了参加田径、足球、篮球等7个项目比赛的百余人代表团,这是中华民国历史 上参加的规模最大、投入最多的奥运会。中国各媒体对此届奥运会也给与了空前的重视,从7月20日 的火炬传递,直到逐日的赛程赛况,都给予专版全程报道。柏林奥运会,是奥运史上首次采用电视 转播的奥运会,同时也是中国第一次通过广播转播奥运赛况。正值青春年少的他,也在这支队伍中。 他经过多年的磨炼,业已成为中国男篮经验丰富的主力后卫,被冠以“后防大将”的美称。此时此刻的 他,在西行的轮船上,与队友们热烈地憧憬着战胜列强、为国争光、屹立于领奖台上、以雪“东亚病 夫”之国耻……     但是,比赛成绩与毕竟与整体国运密切相连,当年的中国,政府腐败、民不聊生、日寇已侵占东 北,时时觊觎我中华大好河山,内忧外患,运动员怎能轻装上阵?开赛一周,中国田径队、足球队 先失两城,人们将期望寄托在中国男篮身上。此前的热身赛中,中国男篮曾分别以43:34战胜欧洲 劲旅意大利,又以43:26战胜南美强队秘鲁,虽说负于美国队,但跻身四强似乎已不成问题。     8月7日柏林时间17时,小组赛首场中日相遇,按当时的水平,中国队强于日本,但在日本针对中 国队特点而采取的“自杀式”打法面前,大家一筹莫展,整场比赛,日本队以高达16次犯规的代价,换 得了35:19的胜利。如此战绩,在当时国内一片反日情绪高涨的情况下,队员们的处境可想而知。他 们没有灰心丧气,就在次日的比赛中,以45:38战胜了欧洲强队法国。但国内舆论的影响,失利于日 本的耻辱,给年轻的队员们造成了过重的精神压力,接下来连续败于秘鲁、巴西,结束了当年中国 “梦之队”唯一的一次奥运亲历。     回国后,健将们被诩之“虽败犹荣”,被当作“特殊人才”留在当时的首都南京国民政府任职。次年, 长女的出世并未带给他更多的欢乐,为了铭记柏林的败绩,他给长女取名“伯琳”。此间,刚刚成家 立业的他,苦苦思索,为什么国家民族如此羸弱,真正的出路又在何方?难道中国的体育和民生, 就如此一蹶不振了吗?     寻常的再不能寻常的一天,一位友人交给他一封辗转送至的长信。打开信,惊呆了,后来他回忆 说,就是这么寻常的一天,成为了他新生命的起点。信是由延安发出的,落款是他早已崇敬的学长 ——周恩来。信中说:“……到延安来吧,这里有一片新的天地,我们需要有一技之长的热血青年, ……我们有一位将军,酷爱篮球运动,他叫贺龙。他希望能和你打一场球……”望着这熟悉的笔迹, 仿佛聆听着那随和亲切的话语,他怎能再犹豫……把夫人和孩子妥善安顿到故乡天津后,毅然决然 地来到延安。和所有的热血青年一样,先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,此期间,他终于见到了传说中 “两把菜刀闹革命”的贺龙将军。由于反动派的封锁,延安的物资十分紧缺,乃至于贺龙将军经常只 能穿着马靴打篮球。看到这一切,他感动了,将自己从上海带来的“回力”球鞋送给了贺龙。当时, “回力”球鞋,是中国运动鞋的第一名牌啊!礼轻情意重,从此,他们便结下了革命的友谊。        不久,震惊中外的“七七事变”爆发了,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悍然发动了侵略中国的罪恶战争。全民 抗战迫在眉睫,国共合作势在必行!中共中央以民族大局为重,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(又称“第十八集团军”)和新编第四路军(“新四军”),八路军下辖的120师由贺龙出任师长,他也 奉调进入120师政治部工作。此后的8年抗战、3年解放战争,戎马倥偬,把我们的篮坛健将培养成 了名副其实的沙场宿将。在刚刚建国的1950年,他奉命随彭总出征朝鲜,在朝鲜战场上抒写了不 朽的辉煌。归国后,于1955年由毛主席签署命令、周恩来总理亲自颁授他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 衔、二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至此,他以自己的功勋,完成了一名旧 时代运动员向一名革命战士的转变,真正成为了一名共和国将军。     此后的岁月里,我们的将军,一直追随他的老首长贺龙元帅,在国家体委担任领导职务,主持 召开数届全运会,并致力于促进中国奥运进程。在贺帅冤案后,将军也被四人帮残酷迫害,因在 中华民国时期参加过柏林奥运会,被诬之以“国民党特务、内奸、法西斯分子”,下放、批斗,致 使将军身体遭受严重摧残,加之抑郁愤懑,终酿顽疾,患肝癌于1973年与世长辞,去世前弥留之 际仍大呼“何时奥运于国?当告知!”数句,遂颈僵梗,未瞑目。迄今35周年矣。     值此奥运于国之际,谨以此文告慰将军在天之灵,尚飨。
师生作品